晓夏

西甲联赛manbetx

西甲赛事manbetx

大学体育课不宜“俱乐部”

浏览量:56

  【编者按】近日,有的高校准备对现有体育课程进行重大改革,拟推行“全俱乐部模式”。对此,南京理工大学动商研究中心主任王宗平教授和梁培根教授等一样忧心忡忡,认为不是什么“好事情”,在其个人新浪微博“南理工王宗平”中,分七次阐明了不宜“全俱乐部模式”的理由,动商研究中心特意进行了整理,以飧读者。

  南京理工大学于1998年全面推行体育课程改革,在一、二年级四个学期推行“男女合班选项体育课”,同时在高年级试行教学俱乐部制和公共文化素质选修课,即“选项课+俱乐部+选修课”模式。

  这项体育课程改革,大大调动了学生上体育课的积极性,开设的体育项目由原来7项增加到25项,在当时引起轰.动。全国先后有400多所高校前来观摩,1999年8月26日《中国教育报》(题目:线日《中国青年报》(题目:大学体育课该怎么上)等全国10多家媒体进行了报道。这项体育课程改革,于2000年获得“江苏省教学成果”一等奖,于2001年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二等奖。

  记得是1999年6月份的一天下午,学校领导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对体育部的教学改革以及我本人半年主任的工作给予充分的肯定。随后用商议的口吻与我说:国外许多大学没有体育课但有俱乐部,我看我们的体育教学改革能不能在现有的基础上再向前迈一步,采用完全俱乐部制,我们把学校所有有体育设施的地方都安装灯光,把大一大二的体育课都安排在每天下午、晚上和周六周日,包括体育馆都给你们使用,学校增加经费投入,教师编制不变……,王主任你看这样怎么样!?

  可以说,我当时是忐忑不安地听完了校领导的建议,接着我就回答说:校长啊,您的建议非常好,我也知道欧美一些国家的大学有的有体育课有的没有体育课,我也在10年前(89 年,刚刚工作两年)就与体育部老主任探讨过类似的事情,当时被老主任臭骂一通,说我想砸体育老师的饭碗做历史的罪人。我说校长啊,后来我渐渐明白,在现行的长期的应试教育体制下,国家之所以规定体育课为全国大中小学的必修课,有两层含义,一是它很重要,二是它如果不必修可能就真的没有了,尤其是在大学。我知道按照校长的意思是以后体育课不要安排在正常的上课(工作)时间,都在课余和节假日,体育老师呢是别的学科老师上课他休息,别的老师下课回家了体育老师开始上班,......,这样的话体育部老师会骂我,全国的体育老师也会骂我,阻力很大,压力也很大!

  校领导看我很认真的样子,听完我的一番“争辩”后,很平和很民主地跟我说,那这事情以后再说吧!我临走前开玩笑地补充说,体育部宁可不搞教学改革、本人不当体育部主任也不能搞这个俱乐部啊!

  后来这个校领导与我住在一个小区,还评上了中国科学院院士(担心他介意所以不提他的名字),我们经常遇到,一直是心照不宣的老朋友、好朋友!

  一个或者几个体育老师台上示范或者带操,几十或者几百学生(在音乐节奏下)模仿练习;

  学校生师比可以无限突破300:1,扩张到1000:1,可以减少体育教师数;

  体育课不在正常时间,体育老师的工作性质由常规教学变为课外辅导员性质,长期以往,失去“课堂主阵地”,体育老师脱离教师系列;

  近日据说个别高校领导拟动议体育部准备推行“全俱乐部模式”,其用意是好的,但我们体育老师不能糊涂,同样有几个问题需要与学校领导共同探讨:

  这种集成性质的节省体育教师资源的体育俱乐部模式,其它公共课程(如外语、高数啊)搞不搞?专业课搞不搞?思政课搞不搞?

  现在流行的慕课、金课(精课)、视频公开课,主讲老师的水平普遍高于自己学校现有老师的水平,学生也会远程享受优质教育资源,学校为什么不推广,让自己学校的老师“休息”?

  众所周知,体育、外语、艺术、实验性质的课程更适合小班化教学,何况体育课还有安全因素,为什么先拿体育课“开刀”?

  对照今后检查评估体育的唯一依据《高等学校体育工作基本标准》(教育部文件,2014年),俱乐部符合哪一条?

  回顾十多年来国家一系列的重要文件:无论是2007年的中央7号文件,还是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强化学校体育 促进学生身心健康全面发展的意见》,都没有提及体育教学俱乐部。

  2007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意见》要求“认真落实健康第一的指导思想”、“认真执行国家课程标准,保质保量上好体育课”。

  2010年7月,《国家教育改革和发展中长期规划纲要(2010—2020)》提出:“加强体育,牢固树立健康第一的思想,确保学生体育课程和课余活动时间,提高体育教学质量,加强心理健康教育,促进学生身心健康、体魄强健、意志坚强”。

  2012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教育部等四部门《关于进一步加强学校体育工作若干意见》也明确:“广大青少年身心健康、体魄强健、意志坚强、充满活力,是一个民族生命力旺盛的体现,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是国家综合实力的重要方面”、“严禁挤占体育课和学生校园体育活动时间”。

  2013年11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强化体育课和课外锻炼,促进青少年身心健康、体魄强健”。

  2014年的《高等学校体育工作基本标准》更是明确规定“每节体育课学生人数原则上不超过30人”。

  2016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强化学校体育促进学生身心健康全面发展的意见》更是把“身心健康”写进了文件的标题里,同时提出“要按照国家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开足开好体育课程,严禁削减、挤占体育课时间”。

  紧随其后的2016年8月全国健康大会的召开和2016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的颁布,再到近日习在全国教育大会上的重要讲话,“健康第一”、“开齐开足体育课”再次上升到国家层面受到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

  2018年9月10日教师节,党中央召开全国教育大会,习总书记在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习指出:“我们的教育必须把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作为根本任务,要树立健康第一的教育理念,开齐开足体育课,帮助学生在体育锻炼中享受乐趣、增强体质、健全人格、锤炼意志”。

  尤其近日(7月8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特别强调“强化课堂主阵地作用,切实提高课堂教学质量”。